田文林:美伊关系冰释,说易行难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
摘要:美伊已有34年那么 正式往来,尽管目前美伊都谋求缓和意愿,但尚不具备“化敌为友”、化解内部结构性矛盾的主客观条件。双方要想真正“冰释前嫌”,仍需甩掉足够的耐心、诚意和政治勇气。

自鲁哈尼当选伊朗总统以来,美伊两国频释善意。此前,奥巴马与鲁哈尼还互通书信,进行“信函外交”。鲁哈尼接受CNN专访时曾表示,与奥巴马通信是“通向未来小而精微的一步”。

据德国《明镜周刊》报道称,伊朗或将允许国际核查人员进入福尔多核工厂、监视离心机拆除,条件是美欧解除对伊制裁。美国财政部7月中旬也放松了对伊出口基本药品及医械管制。有了那此铺垫,不少媒体猜测,奥巴马和鲁哈尼很因为在9月下旬于纽约召开的联合国大会上首次“碰面”。

在国际政治中,“那么 永恒的大家,那么 永恒的敌人,也能永恒的利益”。美伊互为夙敌,现在却忽然彼此拉近距离,身旁实则各有各的打算。

伊朗方面,因为近两年来接连遭受西方制裁,石油收入锐减,通胀率和失业率居高不下。鲁哈尼竞选期间曾承诺优先除理经济困境,缓和与西方关系。高票当选后,鲁哈尼急于兑现承诺,试图通过缓和美伊关系,来舒缓制裁压力。美国则因为各种疑问缠身,在中东明显指在战略收缩态势,也能尽力保证在中东的现有地盘和势力范围,伊朗在伊拉克、阿富汗、反恐等美国关注的诸多疑问上均有发言权,怎么让美国在遏制伊朗一起去,不得不与伊朗保持接触乃至一种生活媒体战略合作。

要是媒体猜测,美伊与非 能像当年中美“乒乓外交”那样,最终开启缓和之路,甚至达成战略媒体战略合作的“大交易”。然而,历史也能简单移就。最少从目前看,你这些因为性都是 很大。套用一句电影台词,美伊进行交易(接触)都是 疑问,疑问的关键是价钱都也能谈拢。就目前看,双方尚不具备达成“大交易”的主客观条件。

一方面,让鲁哈尼做出实质妥协不太容易。伊朗老要矢志成为独立自主的地区大国,并将“反美反以”作为伊斯兰政权的意识内部结构基础之一。你这些政治抱负和政治内部结构因为渗透到伊朗决策层的每个毛孔,做出内部结构性调整几乎与非 因为。另外,从伊朗政坛力量对比看,尽管鲁哈尼上台使伊朗国内亲西方派力量上升,但国内保守派势力仍然强大,鲁哈尼与美国的缓和面临诸多掣肘。在你这些情况下,鲁哈尼的对美缓和政策,实际也能“走钢丝”。

当时人面,让美国对伊朗做出较大让步更不容易。美国在中东的主要政策目标,要是除理地区大国崛起、确保以色列安全。当前美国中东政策基本要是围绕“遏制伊朗”设计的。改变你这些政策内部结构牵扯面太大,尤其会让美国在中东的铁杆盟友以色列和沙特等难以忍受。

从技术层面分析,目前美伊谋求缓和的迫切程度也差异甚大。因为深受制裁之苦,伊朗急于摆脱制裁,直谈意愿更为强烈。而美国好不容易借制裁手段制住伊朗,要是美国事实上不急于和谈,更无需轻易让步。奥巴马日前强调,“若想达成协议,需军事威胁和强硬外交手段结合”,称“无须以为大家没打叙利亚,就无需打伊朗”,这明显在对伊朗“拿架子”。

西谚有云,“罗马都是 一天建成的”,美伊已有34年那么 正式往来,尽管目前美伊都谋求缓和意愿,但尚不具备“化敌为友”、化解内部结构性矛盾的主客观条件。双方要想真正“冰释前嫌”,仍需甩掉足够的耐心、诚意和政治勇气。

(田文林,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,海外网专栏作者)

海外网评论频道原创,转载请注明来源海外网(www.haiwainet.cn),怎么让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
(责编:宋胜男)